目前我國經濟金融運行總體平穩。部分指標出現了短暫的回調,這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,是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正常體現。整體看,經濟金融變量仍處在合理的區間。目前我國經濟增長、就業、物價形勢總體穩定,結構調整取得新的進展,經濟主體對未來的預期向好,經濟發展潛力仍然較大。要保持定力,同時有所作為,堅持區間調控、定向調控,繼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,繼續堅持結構調整政策。
      一、部分指標短暫回落是經濟運行的正常現象
      8月份數據顯示,工業、投資、貨幣供應等部分經濟金融指標出現一時回落。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.9%,增速比上月低2.1個百分點。固定資產投資(不含農戶)名義同比增長13.8%,增速比上月低1.9個百分點。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12.8%,增速比上月末低0.7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部分指標有所回落反映了經濟新常態的複雜性。我國目前正處於增長速度換擋期、結構調整陣痛期、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過程,面臨有效需求不足、投資效率下降、產能過剩、地方政府債務和私人部門杠桿率過高等種種困難,經濟增速出現下滑在所難免。經濟新常態本質上是增長動力的轉換,是原有競爭優勢削弱、新競爭優勢逐漸形成的過程。所以,應更註重增長的質量和效益,而不僅是增長的速度。隨著劉易斯拐點到來、要素成本提高,過去30年年均近10%的高增長不可能長期持續下去,潛在經濟增速將下行至7%左右,但這比日本、韓國當年次高速增長時期的增速仍高2至3個百分點左右。
      部分經濟指標的短暫回落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。一是世界經濟複蘇不及預期,外需增長放緩。7月份,IMF將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下調了0.3個百分點,降至3.4%;將全球貨物和服務貿易量增長預測下調了0.3個百分點,降至4.0%。二季度,日本經濟環比折年率為-7.1%,創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;歐元區GDP環比零增長,德國、意大利GDP環比均下降0.2%;新興經濟體困難增加,其中巴西經濟出現“滯脹”態勢,二季度GDP同比下降0.9%。二是前期我國企業庫存增長較快,去庫存壓力較大。7月末,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產成品庫存同比增長14.6%,增速高於去年同期8.5個百分點,產成品庫存增量是去年同期的2.5倍。此外,今年夏季氣溫偏低和去年基數較高也拉低今年部分指標同比增速。
      經濟增長指標有所回落不影響我國翻一番的戰略大局。黨的十八大提出,到2020年實現GDP比2010年翻一番。要使2020年GDP規模比2010年實際翻一番,需要2011年至2020年均實際增長7.2%。由於2011年至2013年分別增長9.3%、7.7%和7.7%,則2014年至2020年GDP僅需年均實際增長6.7%,即可實現翻一番目標。今年上半年我國經濟增長7.4%,仍處於年初預定的增長目標區間。
      貨幣信貸指標有所回落,但仍處於合理水平。2013年末,我國M2/GDP達1.95,在國際上處於較高水平。我國中央銀行牢牢把握流動性總閘門,適度調節市場流動性水平,促進社會融資規模和貨幣信貸合理增長。8月M2增速儘管有所回落,但仍在正常範圍內,與宏觀經濟指標基本相適應。根據理論和經驗分析,M2增速應高於GDP與CPI增速之和2個百分點左右。8月份CPI同比上漲2.0%,上半年GDP增長7.4%,M2增速高於二者之和約3.4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二、經濟運行總體平穩,結構調整取得新的進展
      我國經濟金融運行基本平穩,不少方面表現突出。一是我國經濟仍然保持較快增長。上半年我國經濟增長7.4%,增速比2013年世界平均水平高4.2個百分點,比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平均水平分別高6.1個和2.7個百分點。二是工業企業利潤增長較快。前7個月,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3.35萬億元,同比增長11.7%,增速分別比去年同期和今年上半年高0.6個和0.3個百分點。三是近兩個月貿易順差連創新高。7月份,出口同比增長14.5%,增速創2013年5月以來新高,貿易順差473.0億美元,較去年同期擴大了1.7倍。8月份,出口同比增長9.4%,貿易順差498.4億美元,創月度歷史新高。四是股市回暖跡象明顯。7月以來,股價明顯上漲,至9月25日,上證綜指收盤價為2345.10點,比6月末上漲14.5%。
      就業形勢穩定。二季度,城鎮登記失業率為4.08%,與一季度持平。前8個月,31個大中城市調查失業率保持在5%左右,城鎮新增就業970多萬人,比去年同期增加10多萬人,接近完成全年就業目標。
      二季度,中國人力資源市場信息監測中心對全國100個城市的公共就業服務機構市場供求信息進行的統計分析顯示,勞動力市場供求總體平衡,需求略大於供給,求人倍率為1.11,與上季度持平,比去年同期上升0.04。三季度,人民銀行企業家問卷調查顯示,招工難仍然是企業面臨的最主要問題之一,42.4%的企業反映“勞動力成本高、招工難”,占比比上季度高0.4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物價基本平穩。前8個月,CPI同比上漲2.2%,比去年同期低0.3個百分點。其中8月份CPI同比上漲2.0%,比上月低0.3個百分點。物價水平基本延續今年以來的平穩態勢。
      經濟結構調整取得新進展。一是產業結構繼續優化。上半年,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46.6%,比去年同期高1.3個百分點,比第二產業高0.6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二是工業結構中,高技術產業、裝備製造業發展勢頭好於傳統產業。上半年,高技術產業總產值達6.1萬億元,同比增長11.2%,對應增加值增長12.4%,比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高3.6個百分點。8月份,高技術產業、裝備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0.1%、9.3%,比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分別高3.2個和2.4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三是內需結構進一步改善。上半年,最終消費支出占GDP比重為52.4%,比去年同期高0.2個百分點。8月份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名義增長11.9%,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10.6%,比上月加快0.1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四是投資結構優化。服務業投資增速快於製造業,民間投資占比繼續提高。前8個月,服務業投資同比增長18.2%,比第二產業投資增速快4.5個百分點;民間投資同比增長19.0%,比全部投資增速快2.5個百分點,占全部投資的比重為64.9%,占比比去年同期提高1.3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五是節能減排成效顯著。上半年,單位GDP能耗同比下降4.2%,碳排放強度下降5%左右,是多年來降幅最大的。
      六是自主創新能力提升。2013年,國家知識產權局共受理髮明申請82.5萬件,同比增長26.3%,連續3年位居世界首位。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(WIPO)數據顯示,2013年中國的國際專利申請量和占全球比重均創新紀錄。中國已超越德國,在《專利合作條約》體系中排名第三,僅次於美國和日本。
      信貸結構持續優化。一是中長期貸款增長較快,結構優化。8月末,全部產業部門中長期本外幣貸款同比增長11.4%,增速比去年同期高2.8個百分點。其中,高技術製造業和服務業中長期貸款同比增長13.8%和15.2%,增速分別比去年同期高10.2個和4.7個百分點。產能過剩行業中長期貸款同比增長4.9%,增速比去年同期低1.8個百分點,其中鋼鐵、建材行業同比分別下降9.1%和7.1%。
      二是涉農貸款、小微企業貸款增速持續高於各項貸款平均增速。8月末,本外幣涉農貸款餘額22.7萬億元,同比增長14.8%,比各項貸款平均增速高1.6個百分點。小微企業貸款餘額14.3萬億元,同比增長13.9%,比各項貸款增速高0.7個百分點,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業分別高4.6個和1.9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三是西部地區貸款增速高於東部和中部地區。8月末,西部地區貸款餘額同比增長16.1%,增速分別比東部和中部地區高4.7個和1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四是保障性住房開發貸款快速增長。8月末,保障性住房開發貸款餘額為1.02萬億元,同比增長49.7%,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5.8個百分點,比同期房地產開發貸款增速高29.9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三、經濟預期向好,增長潛力仍然較大
      我國經濟中長期發展潛力較大。國際經驗表明,趕超型國家人均GDP接近前沿國家的70%時,追趕動力才有所減弱。2013年我國人均GDP相當於美國的 12.8%,日本的17.7%,因此我國增長潛力仍然較大。
      一是城鎮化仍有較大發展空間。2013年我國城鎮化率為53.7%,不僅低於高收入國家水平(80%以上),也低於與中國發展階段相近的發展中國家水平(60%左右)。根據世界銀行數據,美國、日本、法國第一產業就業人口占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分別為1.6%(2010年)、3.0%(2012年)、2.9%(2012年)。按2012年勞動力總量計算,如果我國第一產業就業人口占比降至美國水平,可以釋放勞動力2.4億人;降至日本、法國水平,可以釋放勞動力2.3億人。城鎮化進程可以有效緩解15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總量下降對經濟的衝擊,延長人口紅利。
      二是服務業發展前景廣闊。根據世界銀行2010年數據,在人均GDP低於我國的59個樣本國家和高於我國的70個樣本國家中,第三產業占GDP比重平均為50.36%和65.72%,均高於我國同期的43.2%。服務業的發展不僅是經濟增長的重要組成部分,而且對就業有明顯的促進作用。我國服務業增加值每提高1%,將拉動服務業就業增長0.306%。
      三是國內區域差異較大,成為持續增長的潛力之一。中國經濟呈現明顯的東中西部階梯發展特征。2013年人均地區生產總值排名前三位的是天津、北京和上海,分別達到99607元、93213元和90092元,而後三位是貴州、甘肅和雲南,分別為22922元、24296元和25083元,排名第一的天津是最後一位貴州的4.35倍。落後地區相對發達地區具有產業升級和技術創新的後發優勢,他們在追趕發達地區的過程中釋放出巨大的經濟活力。目前,落後地區追趕發達地區的勢頭已經顯現,農村居民收入增速也快於城鎮居民。2014年上半年,東中西部地區GDP平均增速分別為8.0%、8.0%、9.3%,其中貴州增長10.8%,增速比上海和北京分別高3.7個和3.6個百分點。2014年上半年,農村居民人均現金收入實際同比增長9.8%,增速比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快2.7個百分點,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倍差為2.77,比去年同期縮小0.06。
      各項結構改革有序推進,制度紅利逐漸釋放。一段時期以來,各級政府通過簡政放權,發揮市場作用,優化資源配置,進一步消除制度障礙,釋放增長潛力。新一屆政府成立後,取消和下放了600多項行政審批事項,實現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全覆蓋,推進利率市場化,推進投融資、稅收、流通等體制改革。目前改革效應開始顯現,未來潛力還將進一步釋放。例如,2014年前8個月,全國新登記註冊工商企業813萬戶,工商登記制度改革後3月至8月新登記註冊企業同比增長61%,社會投資和創業熱情迸發。再如,簡政放權加上“定向減稅”、“定向降準”等財稅金融措施,有力地支持了服務業、“三農”、小微企業、民營企業和新興業態的發展。3月至8月,信息傳輸、軟件和信息技術業新登記企業數量同比增長124.6%,文化、體育和娛樂業同比增長101.5%,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同比增長94.4%。
      景氣指數回升,經濟預期向好。中國人民銀行2014年三季度企業家、銀行家和城鎮儲戶問卷調查表明,企業家和銀行家宏觀經濟熱度指數雖然仍處於低位,但預期向好。對下季度,企業家和銀行家宏觀經濟熱度預期指數分別為35.6%和33.5%,較對本季的判斷分別提高3.4個和4.3個百分點,說明市場主體對經濟發展的信心增強。企業固定資產投資指數為50.6%,較上季度上升0.6個百分點,顯示企業固定資產投資意願回升。居民收入和就業感受指數也有所回升。居民當期收入感受指數為49.2%,較上季度提高0.9個百分點。對下季度,城鎮居民未來收入信心指數為52.5%,較上季度提高0.9個百分點。居民就業感受指數為39.2%,較上季度提高0.5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四、全面準確看待經濟形勢,繼續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
      在經濟運行新常態中,部分指標出現波動是正常現象,一定程度上也是市場自主調整的結果。我們不能一味追求高增長,而要追求創造就業、增加收入、提高效益、沒有水分、節能環保、持續發展的合適增長速度。
      要繼續統籌穩增長、促改革、調結構、惠民生、防風險,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,保持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,保持定力,有所作為,適時適度預調微調,增強調控的預見性、針對性和有效性,繼續為經濟平穩增長、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營造穩定的貨幣金融環境,促進科學發展、可持續發展。
      要不斷完善和創新貨幣政策調控思路和方式,在區間調控的基礎上加強定向調控和結構性調控,加大對農業、小微企業、新興產業、高技術產業的資金支持力度,改善融資結構和信貸結構。
      要把貨幣政策調控與深化金融改革結合起來,提高金融運行效率和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,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,有序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,推進民營銀行試點工作,清理規範金融業準入限制,推進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。
      要採取綜合措施維護金融穩定,努力控制和降低企業的杠桿率,防範和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,守住不發生系統性、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。(作者為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 盛松成)  (原標題:部分指標波動不改經濟發展大勢)
創作者介紹

背景音樂

mv48mvbp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